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走向大众的飞盘运动:站在商业化十字路口

2022-08-26 17:23:09 2697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刘美琳,实习生于朝 广州报道前有脱口秀演员小北分享飞盘经历,周迅、阿雅体验飞盘社交,后有前女排国家队队长惠若琪晒出飞盘照片,这个重175g,直径27.4cm的塑料盘子,借力于社交媒体的引流和明星效应的助力,正迅速走进年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刘美琳,实习生于朝 广州报道

前有脱口秀演员小北分享飞盘经历,周迅、阿雅体验飞盘社交,后有前女排国家队队长惠若琪晒出飞盘照片,这个重175g,直径27.4cm的塑料盘子,借力于社交媒体的引流和明星效应的助力,正迅速走进年轻人的生活。

小红书《2022年十大生活趋势》报告显示,2021年小红书“飞盘”发布量同比增长6倍,目前以“飞盘”为关键词可检索到7万余篇笔记。2021年,小红书邀请全国各大飞盘组织入驻,目前已有100余家,并通过hashtag“#快乐都是飞盘给的#”大力推广。

事实上,飞盘在国内的发展足迹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但一直发展缓慢,直到本世纪初北京、上海等城市才出现俱乐部活动,天津、大连等城市也出现了学生社团。一片飞盘,一块空地,三五好友,就可以享受这项小众运动的快乐。

一项运动由小众走向大众,势必受到流量的冲击和资本的青睐。小小的飞盘,在科普推广、探索变现的过程中,如今已站在商业化的十字路口。

飞盘运动 受访者供图

飞盘俱乐部迅猛发展

据微信公众号“盘盘圈”统计,截至2022年5月3日,全国共有飞盘俱乐部或社群206个,其中,广东省、上海市、北京市分别以34、32、31个俱乐部领跑全国,占据半壁江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仅在葡萄飞盘小程序上,就可看到广州至少7家俱乐部发布的活动,有配合上班族时间的周中夜晚局,包括新手教学、进阶训练等,也有集中于周末或假期的比赛,单次活动报名费在50到78元不等。俱乐部的收入基本为活动报名费,若举办比赛也会寻找赞助商。同时,俱乐部也要负担场地租赁、教练及摄影师工资等支出,并非所有的俱乐部都可以实现盈利。

飞盘俱乐部内部情况如何?广州GTX俱乐部主理人Mark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GTX教练相对固定,普遍盘龄3到10年,需要有稳定的传接盘技术和主动跟他人分享的意愿,但大家都是兼职,是上班族或者学生,“缺乏比较系统的培训体系,平时的教学都是大家相互讨论积累。”

由于基本没有正规的完全属于飞盘的场地,飞盘活动基本要租借足球场,这成为飞盘与足球两项运动“摩擦”的导火索。飞盘“侵占”足球场地的现象,在飞盘圈、足球圈乃至体育圈都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业内人士指出,飞盘“抢”足球场这一现象首先是体育场地资源缺乏和分布不均的问题,在一二线城市体现更为严重;从商业逻辑看,飞盘的社群组织更为发达,活动组织更规律,能为场地提供持续、稳定的需求。飞盘和足球的场地冲突或许可以促进城市公共体育空间更大规模的开发,实现更和谐、高效的利用。

然而,从数据可以看出,并非所有省份或城市都能有足够的玩家和资本让当地的飞盘走上商业化的道路,中部城市的飞盘可能仅限于学校社团,其他城市甚至可能还没有普及到飞盘。一位受访飞盘爱好者告诉记者,他的家乡在山东省莱州市,然而在去大连读书之前,他从不知道这项运动。如今十年过去,飞盘在莱州这样的小城还是全新的事物。

飞盘探索“出圈”

抛开场地不谈,飞盘商业化的领域有哪些?

除了运营俱乐部,开发飞盘产品及周边也是推广飞盘和飞盘变现的重要途径。当前,国内两大头部飞盘品牌分别是翼鲲飞盘和艾克飞盘,其品牌创始人都在大学时期爱上飞盘运动,而后赶上这项新兴运动的潮头,开始进军在当时基本属于空白的飞盘市场。如今,翼鲲和艾克的产品涉及各类飞盘、飞盘服装、飞盘装备、飞盘教学用具等,品牌业务也拓展到海外。

与此同时,飞盘也吸引到嗅觉灵敏的品牌方的注意,许多品牌纷纷跨界入局。去年10月,咖啡品牌三顿半曾与橘子海乐队推出联名款飞盘;今年4月,艾克飞盘携手探鱼、魔鬼猫、CAMPsomeWHERE、山河社稷图和PAPERWORK推出联名飞盘。

飞盘开始突破圈层,进行更多的跨界联合探索。今年1月,小红书和UAU.ART城市艺术联盟联合举办了中国首个艺术飞盘展U.F.O.艺术流动体,售卖的潮流艺术飞盘价格为588到699元。小红书有博主晒出售价1900欧元的香奈儿碳纤维飞盘,评价道“摸起来有点脆,也不知道能不能扔”。和潮流文化开始建立联系的飞盘,带上艺术或名牌的“title”,身价暴涨,和一片50元的普通飞盘相比,高昂的价格让普通玩家望而却步。

在飞盘爱好者兼设计从业者再强看来,在飞盘上设计自己喜欢的图案实属“欲罢不能”,飞盘对于设计类IP无疑是一个优秀的载体。然而对于市面上价格高昂的艺术或联名飞盘,他认为溢价的是艺术价值而非飞盘本身,若有能力收藏这些飞盘本无可厚非,“但作为飞盘运动爱好者本身,不会在意自己玩的是名牌图案飞盘还是普通图案飞盘”。

商业化背后的隐忧

放眼飞盘运动,细分种类很多,主要有极限飞盘、飞盘高尔夫、花式飞盘、勇气赛等多种类型。其中,极限飞盘(团队飞盘)辐射面最大,它的最终落点也是赛事。

目前国内的极限飞盘赛事基本靠盘友“为爱发电”,整体商业化的程度仍然不够。据内部人士透露,飞盘赛事收入基本来自选手报名费,主办方还要负担场地租赁、赛事运营、奖品奖金等支出。除了赞助资源缺乏,飞盘也不像篮球、足球等运动赛事举办可以售卖门票,比赛期间场内几乎只有参赛选手和工作人员。偶尔有的官方直播也由于成本问题可能仅限于指定场地,观众几乎只有圈内没能来参加比赛的盘友,或由参赛队伍自发直播录像,为赛后复盘留下资料。

此外,国内极限飞盘赛事也受到疫情冲击,许多赛事被迫延期甚至取消。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22年上半年,宣布延期或取消的极限飞盘赛事就有第十二届武汉OPEN、第十届宁波OPEN,以及上海和广州的单性别公开赛等。跨省比赛成为“奢望”,飞盘玩家们只能参加一些区域性的交流赛。

目前赛事的主办大部分是地方飞盘协会或者俱乐部,缺少更高一级固定的官方牵头者。例如在2013年举办的国内22所高校联合发起中国大学生极限飞盘联盟CUUA,归属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2021年10月,大体协发布11月在青岛莱西举办首届中国大学生飞盘锦标赛的通知,但赛事因疫情被迫延期。随后大体协也发布过线上飞盘挑战赛通知,但对于一个户外运动项目而言,此类活动并未在圈内掀起多大的水花。

伴随飞盘在国内发展快速,商业化潜力不容小觑,前进阻力和衍生问题也越来越多。

“比如对飞盘运动的理解,飞盘精神是什么,什么样的人适合当教练,对飞盘等级和水平的界定又是怎样,飞盘是潮流还是竞技……”在Mark看来,问题的解决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但也需要官方机构的统筹与规划。

对于未来的飞盘市场,Mark承认其发展潜力很大,“保持乐观但谨慎的态度,需要大家不忘初心。”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