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翼装飞行简史:用生命开创的运动,勇敢者和有钱人的死亡游戏

2023-05-16 01:59:22 625

摘要:近日,热衷极限运动的女大学生刘安在张家界翼装飞行中丧生的消息刷爆网络。这让人们在对如此花样年纪遭遇意外的刘安表示惋惜的同时,翼装飞行再次进入网络热门话题。到底是极限挑战,还是花钱作死?翼装飞行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开展翼装飞行到底需要花费多少...

近日,热衷极限运动的女大学生刘安在张家界翼装飞行中丧生的消息刷爆网络。这让人们在对如此花样年纪遭遇意外的刘安表示惋惜的同时,翼装飞行再次进入网络热门话题。到底是极限挑战,还是花钱作死?翼装飞行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开展翼装飞行到底需要花费多少钱?我们一起从翼装飞行的历史和原理中去寻找答案。

翼装飞行

一、用生命开创的游戏——翼装飞行简史

翼装飞行运动是一种人体飞行运动项目,使用一种特殊跳伞装备,称之为翼装。翼装飞行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目前,全球仅有大约600名翼装飞行运动员,统计各项翼装飞行活动的死亡率高达30%左右。花费也极其高昂,培养一名合格的翼装飞行运动员需要多年的飞行训练,花费大概在几百万人民币。很多人把翼装飞行称之为花钱作死的运动项目。

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模仿鸟类飞行的尝试就从未停止,一直持续到17世纪,但没有一人能够成功。

皮埃尔·布兰查德使用降落伞从热气球上安全跃下

1912年, 奥地利裁缝Franz Reichelt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次翼装飞行的尝试。不幸的是,在经历了短短两秒钟的飞行之后,整个人重重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当场毙命。

奥地利裁缝Franz Reichelt

世界上第一次翼装飞行尝试

Franz Reichelt是从埃菲尔铁塔一层跳下去的,高度不够造成了降落伞打开失败,这是他失败的最大原因。以现代的眼光看,Franz Reichelt的翼装飞行装备极其简陋,只是一套简单的降落装备,很多人感觉他更像披了一床床单就飞下来了。据说,很多人劝他先用假人做试验,但他以担心专利过期为理由拒绝了这项建议,坚持亲自尝试。正是这些早期翼装飞行者用自己的生命开创了翼装飞行的未来。

事实上,初期翼装飞行基本上都是背着降落伞对着指定方向下落,不能控制方向,直到距离地面很近了才打开降落伞。后来,人们还不断的尝试过新的翼装材料,试图提高飞行中的可控性。这些材料包括:木头,帆布,以及钢材等。这些材料让飞行变得更加笨重,有时候还会影响运动员开启降落伞和顺利出舱,导致许多飞行者不幸丧生。这些早期翼装飞行者能获得的每一点微小进步都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1930年-1961年之间,75名翼装飞行先驱里面有72名死于翼装和技巧测试。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跳伞协会一度禁止了翼装飞行。

鸟人Clem Sohn

1980年,德国跳伞运动员Christoph Aarns取得了翼装飞行装备研制的重大突破。他首次使用网状结构翼装,虽然没有加快滑行速度,却大大减缓了下降速度,从而提高了飞行稳定性。飞行稳定性的突破,提高了翼装飞行运动的安全系数。基于此项突破,美国跳伞协会于1987年取消了翼装飞行禁令。

随后,法国极限运动员Patrickde Gayardon在此基础上,把翼装双臂和两腿之间用翼面连接起来,形成了经典的三翼设计,为现代翼装飞行装备设计奠定了基础。

Patrick de Gayardon的翼装飞行装备

1994年,通过不断研究和尝试,Patrick成功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翼装飞行他一生致力于不断改进翼装飞行装备,令人惋惜的是,他最后同样也为飞行试验付出了生命代价。

1998年开始,翼装飞行装备进入商业运营,从一开始的两家生产厂家,到现在五花八门的翼装款式,翼装飞行装备的改革与进步为翼装飞行提供了更多安全性与可能性。如今的翼装飞行已经脱去了往日稚嫩,成为了一项相对成熟的运动。尽管如此,翼装飞行死亡率仍然高达30%,高的吓人,仍有很多现代翼装飞行运动员殒命。翼装飞行,是一项不折不扣用生命开创的极限运动。

2013年,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匈牙利翼装飞行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飞行时,因降落伞出现故障,坠落山间遇难;2016年,翼装飞行员施米德尔在瑞士一处山峰进行挑战直播时不幸遇难;同年8月17日,意大利阿尔卑斯山,29岁意大利翼装飞行者Uli Emanuele在一次飞行中坠亡;接着8月22日,世界顶级意大利跳伞者亚历山大·珀里在法国进行翼装飞行时,撞上一棵树而身亡。

二、翼装飞行原理与装备

2017年,英国人Fraser Corsan创造了翼装飞行最快飞行速度纪录396.88km/h,这个记录超过了飞机起飞拉离地面时的飞行速度。疯狂记录的背后是一连串的技术支撑,好的翼装装备才是能否提高速度和安全性的关键。

高空跳伞的感觉就像是在往下坠落。如果你身着飞行翼装,就不会觉得自己往下掉了,速度越快,你就越能更好地感受到升力的作用,会真的是感觉自己在飞,流动的空气就像水一样,把你托起在空气里。非常细微的动作也可以影响空中的飞行轨迹,飞行员的手可以看作是副翼,一个细微的手势改变就可以改变飞行的角度。

经验丰富的运动员可以轻轻移动肩膀,弯曲膝盖,甚至稍微改变上半身的姿势来灵活稳定的操控翼装。现代翼装的设计主要是致力于增加升力和拉力,来增加滑降比(滑行距离/下降高度)从而增加滞空时间。随着技术进步,翼装飞行的滑降比可以达到3:1 ( 每向前滑行三米下降一米),最快的滑降比记录为4.51:1,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突破。

飞行员的经验判断,飞行环境以及翼装面料直接决定了升力和速度大小大部分现代翼装都是采用尼龙材料,因为它材质轻盈柔软、结实耐用,还有很好的防风能力。

尼龙翼装飞行装备

除了不同的面料外,翼装还有不同的样式对应不同的功能。一般来说,根据功能可以分为通用款、特技款、多功能款和长距离长时间款等不同类型。翼装看起来很简单,但里面有很多的高技术小细节能够有效提高飞行效率,保障飞行安全。

翼装飞行装备示意图

进气口使翼装能在飞行过程中充气膨胀。当飞行员伸展手臂时,这样的设计可以使双臂下方和两腿之间形成增压膜,从而产生升力。此时的飞行员就像一只飞鼠。翼装怎样飞行、安全程度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穿着者自身的操纵技术。

翼装飞行进气口示意图

历史上,新型翼装装备以及技巧试验都是靠真人来完成,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随着现代技术在翼装飞行设备研制中的应用,陆续开展了很多项目以减少试验中的死亡率。如今,利用3D模拟技术就可以让翼装完成很多优化设计,而不必真人试验。

利用3D技术优化设计翼装飞行装备

借助3D打印技术,先将翼装模型打印出来再进行试飞试验,可以将因为新装备试飞中造成的意外事故概率降低一半,还可以利用风洞进行飞行的实验。所有这些现代技术在翼装飞行装备研制中的应用,都极大提高了现代翼装飞行运动的安全性,降低了死亡率。

翼装飞行装备在做风洞试验

翼装飞行装备风洞试空气体动力学结果

三、翼装飞行费用高昂,经济和科学价值存疑

翼装飞行堪称不折不扣的小众运动。据统计,中国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员不超过100人,国内具有相关培训资质的教练不超过10人,相关培训机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翼装飞行极其不划算,原因就是翼装飞行实在是太烧钱了。翼装飞行不仅需要支付购买装备的几十万元费用,还要支付后期严格的飞行训练费用,这些费用合计达数百万元人民币之多,不是普通大众可以消费的起的。

翼装飞行的设备需要进口,价格高昂。一套完整的翼装飞行装备包括跳伞服、降落伞、头盔、报警器、高度表、GPS导航仪等,普通入门级别就高达数十万元,专业从事翼装飞行的顶级装备则至少百万元起步。

实际上,装备的支出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后期的飞行培训和训练才是费用的大头。进行正式翼装飞行的基础是一年内200次以上的跳伞经验,相当于隔一天就要跳一次,在此期间教练专人培训费用极其昂贵。美国夏威夷跳一次伞费用大概在1000到2000元人民币,国内跳一次伞则高达5000元人民币。仅翼装飞行训练前期准备就达数十万人民币。国内产业链缺位的情况下,更多的翼装飞行爱好者先在国外接受培训,然后在国内开展翼装飞行运动。以上的培训、训练费用约150-180万人民币,再算上其他各种杂费,大约需要230-280万人民币的投入才可能拿到翼装飞行的执照。

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就指出:“不是买了翼装装备就能飞了,在此之前你首先需要高空跳伞几百次,完成后才能进行定点跳伞,又是数百次的循环练习,到最终成为翼装飞行员,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大致最少需要几十万美金的投入。”

翼装飞行的经济和科学价值都十分值得商榷。

目前,除了翼装飞行培训可能获得经济收益,其它可以带来经济收入的收益点少之又少,这让翼装飞行成了一种极少数有钱人从事的花钱作死游戏。

单就翼装飞行而言,开展翼装飞行活动有几个收益点:

1.协助拍摄影视剧作品,通过高速掠空飞行拍摄特效视频获取酬劳。本次翼装飞行就是为了传媒公司在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

2.参加专业大赛获得奖金。在翼装飞行流行初期,世界各地有举办过零星赛事,近十年各项赛事组织逐渐专业化。2012年开始,翼装飞行世锦赛成为翼装飞行爱好者角逐的竞技场;

3.一些其他途径的商业赞助。

除了以上几点之外,翼装飞行从业者更多时候不能赚钱,只是在追寻一种纯粹的自我满足。

翼装飞行在实际中的应用范围极窄,翼装飞行也没有科学意义。从技术角度来说,各类飞行载具已经十分齐全,不需要人们亲自在空中飞来飞去去测量数据。从军事角度来说,翼装飞行最大的意义就是运载机可以在十几公里外投放特战队员,通过翼装滑翔进入目标区后开伞降落。然而因其高风险性,各国也并未将翼装飞行列入特战队的常态化训练之中,仅停留在极少次数特战演练及教科书中,无实战应用案例。

翼装飞行也没有任何实际观赏价值。只有在高空飞行时,才能利用翼装进行控制。进入低空之后,必须打开降落伞,翼装飞行看起来更像是有钱人的勇者死亡游戏。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从人文精神角度而言,翼装飞行挑战人类精神极限,是一种勇敢无畏无限接近自由的运动,会激发人类追逐自由和梦想的内在力量。

让人感到不安的是,这次刘安的不幸丧生,不仅看到了人们的惋惜,还看到了翼装飞行界的有关人士在借刘安事件炒作翼装飞行热度,这种行为难以令人苟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